1945年2月4日至11日,罗斯福、斯大林、丘吉尔在雅尔塔会面。

罗:欧洲的战争不会持续太久了,有些问题需要沟通,请元帅主持会议。

斯:还是总统主持吧。

罗:好,我想,有两个议题很重要,一个是想办法尽快结束战争,另一个是商量怎么避免这样的世界大战。

斯:是得尽快结束了,我们本来计划一月底组织一次进攻,后来提前了,因为盟军在阿登遇到了困 难,你们有困难为啥不找我们帮忙?觉得苏联不够朋友?

罗:哪里哪里,盟军当时觉得靠自己的力量就可以干掉阿登的德军。

斯:盟军最近有啥打算,需要红军怎么配合。

丘:红军是不是可以从东线拖住他们几十个师?

斯:没问题,我们在准备全线进攻,你们从西线也得增加火力啊。

罗:会的会的。

斯:原来说好的还算数吧?打败德国,咱们三家分了他的土地。

丘:四家,还有法国。

斯:多一家不如少一家。

罗:都是暂时的,我们要撤走的。

斯:德国得赔钱,200亿吧,我们100亿。

丘:太多了,德国吃不消,崩溃了还得咱们养着啊。

斯:不多,可以用设备折抵。

丘:还是太多了,上次大战后德国就是……

罗:这个事,让外长们商量吧。咱们说说战后,搞个联合国怎么样?遇到问题大家坐下来谈,争取50年不再打仗。

斯:英国的4个自治领都是会员了,我们的加盟共和国也应该是会员。

罗:那不能算,你这14个也太多了,照这样,我们50个州都算会员好了。

丘:我这4个自治领都要另立门户,以后不归我管了。

斯:至少白俄和乌克兰得算。

罗:嗯,其实,联合国的权力在安理会手中,表决程序尤其重要。

斯:表决程序好像不合理。我觉得咱们几个大国做主就好,会员太多,总有不讲理的,你知道,以前苏联被国联开除过。

丘:英国、美国、苏联、法国、中国,常任理事都是讲理的大国。其它小国,罗马尼亚、希腊、南斯拉夫、匈牙利、保加利亚,都是说好的,还不是听咱们的?波兰流亡政府回来以后……

斯:波兰现在有政府。

罗:嗯,波兰共产党和你们关系不错。

斯:当然,和法国、捷克的关系都不错,你们该和他们互派大使。

丘:可是,他们干的不行啊,在伦敦的波兰流亡政府……

罗:波兰应该独立,波兰的边界也非常敏感,是不是再商量一下?

斯:苏联曾经对不起波兰,而且,两次大战,德国都是通过波兰进入苏联,我认为波兰的自由、独立和强大都非常重要。关于边界,这可是你们给划的呀,我不能把你们给的土地推出去不要啊,苏联人民怎么想,乌克兰人民怎么想。

罗:美国不能承认波兰共产党政府,必须重组,不如,把波兰共产党人、伦敦流亡政府的人,都叫过来,当面谈谈?

斯:我派人去找他们。

罗:波兰是首先卷入战争的,应该独立加入联合国。

斯:乌克兰也应该加入。刚才仔细看了看表决程序,不错,我明白你的用意了,完全同意,但乌克兰和白俄都要作为会员国加入。

丘:我觉得这个可以。

斯:总统觉得有什么困难,讲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。

罗:唉,这个不符合一国一票的原则,就像打仗,一个部队只能有一个人说了算,嗯,盟军和红军快要会师了,指挥官之间是不是可以建立直接联络,避免误伤?

斯:没这个必要。划好责任区,大家在自己的区域里行动就行了。

罗:日本呢?咱们说好一起打日本,元帅准备什么时候动手?日本还占着你库页岛南部和千岛群岛呢。

斯:苏联在太平洋没港口啊,都被日本占了,不如把大连和旅顺给我,还有满州铁路。

罗:我没意见,你可以和蒋谈。蒋应该会租给你,或者共管。

斯:那外蒙呢?你觉得外蒙独立怎么样?

罗:维持现状吧。

斯:苏联人民希望外蒙独立啊,我是准备以这个理由动员红军的。

罗:你的要求我都没意见,你可以和蒋谈,不过蒋有个毛病,你给他说的话,一天之内,全世界的人就都知道了。

斯:我明白了。

罗:波兰的人,找到了吗?

斯:联系不上。

罗:让外长们商量重组方案吧。

丘:做个选举方案……

罗:那不必了,在现政府里加进来几个其他党派的人就行了。按元帅的意思办吧。

丘:还是做个选举……

罗:还有波兰的边界。

斯:应该往西扩。

罗:这些地方原来是波兰的?

斯:自古以来就是,后来丢了。

罗:丢了多久了?

斯:很久。

罗:很久?很久以前美国的土地还都是英国的,丘,你不会要求美国归还这些土地吧?

丘:……

斯:英美之间隔着大西洋,这和波兰的情况不一样。咱们都是讲理的人,和那帮德国疯子不一样。

罗:德国的疯子,照你原来说的,直接毙喽?

斯:可以审一审。

罗:这样最好。战后的德国共管,可以包括法国吧?

斯:好吧,我不会强烈反对。

罗:战争中被占领的地区,战后都应该独立,并且加入联合国,欧洲的国家还可以搞个联合委员会商量经济重建的事。

斯:他们当然要独立,委员会就算了。

丘:不,英国不会放弃自己的领土和利益。

斯:对,你们绝对不能放弃。

罗:丘,你搞错了吧,我指的是德国日本占领的地区。

丘:……

罗:打败日本,朝鲜半岛也得有人接管,不如美苏中三家共管。

斯:需要派兵吗?

罗:我觉得没必要。

斯:同意,不过,中国人内部不团结。

罗:是,他们需要有能力的领导人。

丘:英国呢,朝鲜怎么能没有英国?

罗:你就接管中南半岛吧。

丘:那是准备还给法国的。

罗:法国镇不住,不利于稳定。

斯:还是英国管比较好。

罗:还有,像伊朗、土耳其这些国家,盟国的军队也应该尽快撤走,尊重他们的独立。

斯:土耳其本来就独立,还控制着海峡,我的海军都得看土耳其的脸色。

丘:一战时候,大英想和俄国海军会师,因为无力通过海峡,最后没成功。

斯:你们再坚持几天就有可能成功了,敌人也快撑不住了。

丘:撤退的命令不是我下的,那时候我已经被开除了。

斯:土耳其控制海峡不合适,受限制的国家太多了。

罗:美国和加拿大有3000英里边界,没有军队,没有防卫,一百多年相安无事,世界其他地方都能这样该多好。可以考虑海峡通行权国际化,大连港也可以考虑国际化。

斯:好,大连港国际化,旅顺得租给我,再加上外蒙独立,你不反对这两点,红军就有理由干小日本。

丘:欢迎红军来到太平洋。

罗:你还是和中国再谈谈吧。

斯:苏联是当事人,直接谈,不方便。

罗:原则上,我不反对。

斯:好,欧战一结束,我就动员红军尽快开始干小日本。关于联合国,乌克兰和白俄作为创始会员国加入,这个可以写在会议文件里吧?

罗:没必要,不需要这么详细。

斯:美国也可以拉两个州作为会员国,比如阿拉斯加、夏威夷。

罗:呵呵,这个就算了。

丘:对了,我们抓到十多万替德国人打仗的苏联人,交给你处理吧?

斯:求之不得。

罗:你们也抓到很多这样的美国人和英国人,到时候可以交换,方便一些。

斯:同意,只是现在轮船和飞机都不够用。你们不用的军舰,可以卖给我吧?

罗:这没问题。

斯:你搞的租借法案真是牛B,一般人根本想不出来。

罗:当时看着盟国有难,我又不便直接插手,躺在游船上忽然灵光一现,想出来这个办法。我快该走了,咱们签个纪要吧?没有商定的问题交给外长们讨论。

斯:德国赔偿问题,我得向苏联人民有个交代。

罗:美国可以不要赔偿,你们商量吧。

斯:我同意法国参与德国共管,丘,赔偿的事,你让个步?

丘:得,200亿,半数给苏联。我回去还得选举,这个事,其他党派会有意见的,看来只能到时候再想办法了。

罗:不用担心选举,你一直干的不错。

斯:人民不会抛弃带他们取得胜利的英雄。

丘:英国好多政党,不好处理,不如苏联,只有一党,你说了算。

斯:呵呵。

丘:选举期间,我会发表一些批评英国共产党的演讲,可能不好听,你不会介意吧?

斯:共产党人都是温顺、听话的好孩子。记得我和德国共产党开会,火车到站,为了等检票员检票,两百多德共党员就在车站等了好几个小时,最后都没赶上大会。

丘:我和英国共产党人没有私人恩怨,共产党人牺牲,我也会去慰问,但是你知道,政治,我得和我所在的政党站在一边,按英国的宪法规矩来。

斯:明白,政治最让人头疼,所以我最近对军事更感兴趣,不过,你就算不干首相,影响力也还是很大。

罗:宪法?英国哪儿有宪法?《大西洋宪章》?你也没签啊。

丘:《大西洋宪章》就是天上的一颗星星。

斯:哈,你不会去和德国人签个什么东西吧?

丘:(哼歌)一闪一闪亮晶晶……

斯:啥?

罗:跑调了,不好听。

斯:话说,罗,你会后要去中东?

罗:犹太人请我去,你觉得犹太人复国的想法怎么样?

斯:他们是该有自己的生存空间,但这个事不容易。

罗:只要条件合适,不同背景和诉求的人也能找到相互了解、合作的基础。我得出发了,咱们签字吧,这次会议能成功,多亏元帅,请元帅先签。

斯:不敢不敢,按俄语字母顺序,应该是总统最先,我其次。

丘:按英语字母顺序,应该是我最先,总统其次,元帅最后。而且,我年龄最大,我先签。

罗、斯:……


[HOME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