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身心地专注于做一件事,是很过瘾的。

成人的意识像探照灯,会将注意力指向特定的区域;婴幼儿的意识则像灯笼,发散到各个方向。 ( The Philosophical Baby )

想一想你最喜欢做的事情,唱歌、画画、游泳、追剧、旅游、读书或者静坐冥想,你之所以喜欢这样一件事,是因为它能够使你保持专注。在一段时间里,你可以不去想别的琐碎的、烦心的事,而只需要把手头上的事做完。这会使人感觉很过瘾。

有些事很容易吸引我们的注意力,比如娱乐节目、体育比赛;但有些事,比如读一本不容易弄懂的书,或者做一件不感兴趣的工作,想要保持专注并不容易,需要一点技巧。

把这本书或这项任务分解成一个个具体的小步骤,每次只做一小步就可以了。

中学期间,读一本书时,我常会想,这本书这么厚、东西这么多,读起来尚且费劲,作者又是怎么写出来的呢?

几年前,在江苏一家多晶硅厂参观,厂区满是运行的各类仪器和设备,其中一个车间里就有数百台大型的高温炉,另一个车间则是数十台车床和铣床,叉车、拖车、卡车穿梭其间,秩序井然,在一瞬间我不禁好奇:这所有一切,创始人只用了不到六年就做成了,这是怎么办到的呢?

坐高铁时,望着站台上整齐排列的和谐号、复兴号,路途中错综复杂的钢轨、桥梁,车厢内外协同动作的员工,我也难以想象,这种秩序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呢?

书是一句话一句话地写成的,炉子是一个部件一个部件地拼装起来的,钢轨上的螺栓也是一颗一颗拧紧的。

工人在拧螺栓时,可能并不会去想:我是在修高铁。他只是专注于眼前的那颗螺栓,按照操作规程耐心地拧到位。

当亲眼看到复兴号轧过那颗螺栓时,他才会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。

你可能以为费了一番力气,是跃过了一个讨厌的小山坡,返身才发现,那是一座巨大的山脉,可能你一生都无法再越过它。 ( P112, 《那些不值钱的经验》, 石康 )


[HOME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