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(端午假期)过省界收费站时,远远看到从最左开始分别是ETC、现金、ETC、现金四个区域,每个区域有10个左右的通道。直奔左侧的现金通道,结果发现全都没开时,已经来不及变道了,犹豫几秒钟后闯入右边的ETC停了车,协管小哥跑过来,一看我手中的纸条,大怒,我只好默默陪笑,最后小哥说:这次算了,下次给你记违章。于是抬杆,靠边停车交了十块钱。

如果我是工作人员,碰到这种情况,也会大怒,因为右侧排队的车确实很多,闯ETC是比插队还要恶劣的作弊行为。

这件事让我想起了何伟《Country Driving》中的一句话:

It’s easier to ask forgiveness than permission. ( P65, Country Driving )

事后谅解要比事前许可容易的多

实际上,无论国内国外,完全按照政策意图去做事都是要吃亏的,西方有所谓合理避税,本质上就是钻法律的空子。

这种现象在国内尤甚。

现在很多公司都部署了TeamCenter、Winchill、Metaphase之类的管理软件,提交的任务如果不及时跟踪、督促,往往不能按节点完成审签。规矩定好了,但执行起来松松垮垮。

还有正式会议上供大家讨论、表决的方案,往往都是管理层提前已经定好的,大会上只是走个流程而已。规矩只是做了个样子,认真你就输了。

去年在上海遇见一个原籍东北、嫁给上海知青的老太太,丈夫当年响应国家号召去了东北下乡。后来,同去的人看到风向有变,想尽各种办法早早回到了上海,只有他们一直等待政府下正式通知。两口子终于回到上海时,才发现父亲过世后,家里唯一的房子已经被姐姐继承了,只好租房暂住。现在60多岁了,两人依然在排队等政府分房。守规矩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

规矩是为了保障集体成员一起安全、有效率做事的,但是,局限于立法者的水平和立场,最后定出来的东西往往沦为繁文缛节,细枝末叶尤其多,令人不堪其扰。

做完事、做成事才是自己的目标,至于碍手碍脚的鸡零狗碎,一定有逾越的办法,实在不行,衡量一下后果,做个形式也就够了。


[HOME]